北京中警卫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政法领域改革环环紧扣工作质效显著提升

作者:发布于:2019-01-15 17:10:10 来源:法制网

 

  2018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之年,同时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是政法领域改革攻坚之年。

  过去一年,政法领域改革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强指引下,顺应新时代新形势和改革新阶段新要求,敢啃硬骨头、涉险滩、闯难关,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努力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加优质的执法司法产品。

  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

  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是一场深刻的自我革命,是政法机关面临的一场“大考”。2018年,政法机关锲而不舍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做成了一批想了很多年、讲了很多年但没有做成的大事难事。

  如何防范错案是刑事诉讼制度变革的永恒主题。2018年,司法机关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从“以侦查为中心”到“以审判为中心”带来哪些转变?

  2018年5月,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天平路派出所民警吴佳炜在某宾馆房间内,抓获正在进行毒品交易的两名犯罪嫌疑人。从警不足三年,对于这样的毒品交易案,他还是第一次独自处理。

  吴佳炜打开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辅助系统APP,里面详细列出了毒品交易这个罪名的证据标准,需要找到哪些证据链条、查证哪些事实环节一目了然。

  目前,浙江、安徽、江苏、河北等地已将证据标准规则嵌入刑事案件一体化办案平台中,真正实现诉讼以审判为中心,审判以庭审为中心,庭审以证据为中心,筑牢了公平正义的底线。

  2018年,全国政法机关持续深化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民事诉讼制度改革、刑罚执行制度改革等,健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举措环环紧扣,司法质量效率显著提高。

  “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随着司法责任制改革推进,如何建立新型监督管理体系,成为深化司法责任制改革面临的重大问题。

  2018年3月,河北沧州中院法官王萍在审理一起故意杀人案的过程中遇到了麻烦,被告人刘某在收押期间被检查出宫外孕。在宫外孕是否属于孕妇的问题上,合议庭产生分歧。

  “这个案子比较少见,我们查阅了相关法律规定和案例,发现是一个空白。”王萍通过阳光监督平台,将刘某故意杀人案标注为疑难复杂案件,提请院庭长监督。通过阳光监督平台,主管院长对王萍的提请予以批注。

  这一机制既避免了改革前院庭长不愿管或随意管的情况,也解决了改革后不敢管的问题。

  问题所指,改革所向。2018年,政法机关围绕深化司法责任制综合配套改革,健全权责一致的司法权运行新机制,进一步破难题、补短板、强弱项。

  各级法院、检察院细化“四类案件”监管方式,推行类案及关联案件强制检索制度,推广“智审”等类案智能推送系统,加快研发量刑规范化智能辅助系统,开展“同案不同判系统预警平台”试点……一系列举措落地,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

  细化完善内设机构改革

  2018年3月,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检察院从检20多年的张玉梅,遇到一起令人扼腕的案件。在一家个体美容院,滕某某为艾某某注射了一针美容针剂,被害人艾某某顿时疼痛难忍,眼前一片模糊。等送到医院,眼睛已经失明。

  由于“捕诉合一”,张玉梅已经对此案的各个环节进行过细致研究,并及时指导收集了证据。案件受理后不到一个月就起诉了,这比正常办案至少缩短了一个月。

  2019年1月3日,国务院新闻办新年首场新闻发布会,最高检宣布刑事办案机构实行捕诉一体新办案机制,重新组建十个检察厅。

  此次内设机构改革,是最高检恢复重建以来规模最大、调整最多的一次改革。不只是机构的重设,更是最高检着力提升法律监督能力、提高办案质量效率、推进专业化建设的重塑性变革。

  2018年,最高法、最高检分别就深化内设机构改革印发专门通知,进一步规范内设机构的职责、数量、名称和负责人称谓等。

  1月,最高检印发《关于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入推进检察改革的工作意见》。为解决检察工作存在的“三个不平衡”问题,最高检党组提出以内设机构改革为切入点、突破口,突出专业化建设,坚持“一类事项原则上由一个部门统筹、一件事情原则上由一个部门负责”。

  5月,最高法院与中央编办联合印发《关于积极推进省以下人民法院内设机构改革工作的通知》,要求科学设置审判业务机构,既要有利于推进审判职能优化、内部管理扁平化,也要有利于在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后实现有效的审判管理监督。

  7月,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在广东深圳召开。会议要求,把党的十八大以来部署的司法机关内设机构改革和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部署的司法机构改革融合起来,加快构建优化协同高效的司法机构职能体系。

  目前,上海、天津、新疆兵团已在本地中级法院、基层法院全面推开内设机构改革;北京、吉林等17个省区市已在本地基层法院全面推开,其余省区市的改革方案正在审核中。同时,全国29个省区市和新疆兵团的2306个检察院开展了内设机构改革试点,占地方检察院总数的64.6%。

  为群众服务迈上新台阶

  “本以为这个事情要来来回回跑很多趟,没想到在智能服务区就能解决,还直接帮我匹配了专业的律师。”2018年6月,白先生来到江苏省镇江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自己的工伤保险纠纷该如何处理。

  取号等候的过程中,工作人员看到焦急的白先生,向她介绍了法律服务机器人“智慧小司”。通过和机器人的对话,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白先生就了解了工伤赔偿标准、伤残等级鉴定等一系列法律问题。随即,通过无人律所,法律援助中心在互联网端智能匹配指派了律师即时与白先生通过线上沟通,成功拿到13万余元的赔偿款。

  如今,这样的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已遍布全国,截至目前,全国已建成县(市、区)公共法律服务中心2878个、乡镇(街道)公共法律服务工作站3.7万个,覆盖率分别为99%和91%。

  群众有所呼,改革有所应。2018年,各级政法机关认真履行公共服务职能,从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抓起,深入推进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努力为人民群众提供更优质、更高效、更贴心的服务。

  从法院立案到最终执行,一个案件需要来回跑几次?

  打开电脑,轻点鼠标,起诉、调解、立案、举证、质证、庭审、宣判、送达、执行等诉讼环节全部在网上完成……在位于杭州市江干区钱潮路22号的小楼内,法官通过网络与天南海北的当事人连线,审理案件。

  浙江互联网法院全球首创的“异步审理模式”打破时间限制,使当事人不再囿于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参与庭审,案件实现庭审模式从“面对面”到“键对键”的转变。

  2018年,各级法院加快诉讼服务中心建设,推进跨域立案、网上立案诉讼服务改革,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进一步深化司法公开的意见》,持续深化司法公开,积极推进电子送达,让人民群众享受到更全面、更权威、更智能的司法服务。

  交管、户籍、出入境是公安机关的窗口单位,也曾是人最多的地方。2018年,公安“放管服”改革在各地展开,群众“办证难、办事慢、排队长”现象逐渐成为历史。

  过去一年,公安机关全面打造“宽进、快办、严管、便民、公开”的审批服务模式,全面推行审批服务“马上办、网上办、就近办、一次办”,尽可能实现群众办事“最多跑一次”。

  2018年,公安部先后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推进审批服务便民化的实施意见》《关于加快推进移民和出入境领域“放管服”改革实施意见》等文件,在治安管理、交通管理、出入境管理等领域,集中部署推出22条出入境便民新举措、20项交通管理“放管服”改革新举措、6项深化治安管理“放管服”改革便民利民措施等。

  申办护照等出入境证件“只跑一次”、车辆全国“通检”、身份证照可重拍三次……一系列便民措施广受好评。
 

责任编辑:王影

 上一篇:  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创造安全稳定环境
 下一篇:  没有了

新闻稿件欢迎直接联系:QQ 195024562,1021519157 微信公众号:zfxxjszb